三笠信息网

乌斯塔沙叫嚣着要建立纯粹的克罗地亚民族国家,为此他们把纳粹德国的种

简介: 乌斯塔沙叫嚣着要建立纯粹的克罗地亚民族国家,为此他们把纳粹德国的种族清洗政策发扬光大,在克罗地亚全境建立了30多个集中营来关押和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吉卜赛人和其他参与反法西斯斗争的克罗地亚人,这30多个集中营中规模最大

二战期间,在纳粹德国的扶植下,克罗地亚法西斯组织“乌斯塔沙”在南斯拉夫王国克罗地亚地区成立了保护国。

乌斯塔沙叫嚣着要建立纯粹的克罗地亚民族国家,为此他们把纳粹德国的种族清洗政策发扬光大,在克罗地亚全境建立了30多个集中营来关押和塞尔维亚人、犹太人、吉卜赛人和其他参与反法西斯斗争的克罗地亚人,这30多个集中营中规模最大的就是有“巴尔干的奥斯维辛”之称的亚塞诺瓦茨集中营,它同时也是二战轴心国的第三大集中营。

据统计在仅四年不到的时间里,在这个集中营被的无辜平民和左翼人士仅姓名可考的就有82570人,南斯拉夫历史学家甚至估计遇害人数达到70万。

残忍的乌斯塔沙分子们为了尽快解决掉这些在押平民,居然异想天开的发明了一种安装在手腕上的半圆形锯齿状,用来快速地割开受刑者的喉咙。

如此惨绝人寰的,在战后自然和乌斯塔沙一道一度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是,但让人意想不到的是,竟有人为之洗地翻案,而这位洗地的始作俑者,居然还是当初和铁托一起打德国人和乌斯塔沙的前南斯拉夫人民军图季曼。

电影海报克罗地亚从南斯拉夫独立后,图季曼成为克罗地亚首任国家元首,在他的影响和引导下,克罗地亚国内舆论基本右转,不仅把当年滥杀无辜的乌斯塔沙奉为克罗地亚独立运动的先驱,还称在集中营被的犹太人是自作自受。

2016年4月,克罗地亚还制作了一部名为《亚塞诺瓦茨——》的纪录片,导演桑德拉在接受电视台记者采访时称,70万人遇害的说法毫无科学根据,他认为比较接近真实的数字是2万至4万人,而且还强调亚塞诺瓦茨只是普通的劳改营而非基地。

如此对历史不负责任的说法,自然引起邻国塞尔维亚的强烈抗议,因为在二战中也有大量塞族人在亚塞诺瓦茨遇害。

为了反对这股逆历史潮流,塞尔维亚相关机构和研究所联合美国、以色列的大研究所,在2017年1月和4月在纽约联合举办两场关于亚塞诺瓦茨集中营的雕塑展。

2019年8月,塞尔维亚著名导演普雷迪拉格·安东尼耶维奇(Predrag Antonijevic)也执导了一部相关题材电影《来自亚塞诺瓦茨的达拉》(Dara iz Jasenovca),来揭露这个集中营的。

电影剧照影片主要讲述一个小女孩达拉(Dara)被送进亚塞诺瓦茨,最后靠着她的天真和勇气,才幸存了下来。

导演安东尼耶维奇表示,影片的主旨是主要展现在这种残酷环境下人性的伟大和丑恶,它想要向观众强调的是,犯下这些罪行的不是什么怪物和非人类,而是活生生的人。

克罗地亚自然不会支持这部揭自家人短的影片,该片由塞尔维亚共和国和塞尔维亚电影中心共同出资230万第纳尔制作,美国犹太大的专家迈克尔·贝伦鲍姆(Michael Berenbaum)担任了本片历史顾问。

11岁的女主角比拉贾娜·切基奇该片的编剧娜塔莎·德拉库利克(Natasa Drakulic),其家人也曾在亚塞诺瓦茨关押过,因此剧本的部分故事来自她小时候从家人口中听说的传闻。


以上是文章"

乌斯塔沙叫嚣着要建立纯粹的克罗地亚民族国家,为此他们把纳粹德国的种

"的内容,欢迎阅读三笠信息网的其它文章